Ditch。

忱书

沈鹤书又一次见陆忱还是在那个弥漫着淡淡烟草味的办公室。没有一贯印象里的香烟的油腻感,空气中冷冽的烟草气息大肆得刺激着他的鼻腔。

就像陆忱一直给他的感觉一样。

沈鹤书惊异于竟然有人能将一支烟抽出这般性感的模样。亦惊异于这个年轻男人竟然是他的导师。

H大公认的最年轻教师——陆忱。

这个满身锐利的男人似乎专注得看了他许久,硬是让沈鹤书那句陆老师说不出一个字。一张白净的脸硬生生憋了个通红。

熟悉的压迫感穿过漫长的时光又一次击中了沈鹤书。窒息感与压抑争相爬上他的身体,他努力成长到今天的这些年里已经很久不在出现的压力挫败又一次出现。

陆忱似乎并没有感觉到沈鹤书的不对劲,

只是随手将申请交给他。

“申请明天早上再交给我。今天只是让你和我认识一下。”见他要出门,陆忱似乎犹豫了一下。“年轻人喜欢时尚我没意见但下次领口就不要开那么大了。”

什么领口开那么大?

沈鹤书顺着陆忱的目光看过去,一大片白皙的肌肤裸露在空气中。一排扣子串了个十成十。

怪不得陆忱看他的眼神那么奇怪!

“陆老师再见!”沈鹤书几乎是落荒而逃得丢下一句话。尴尬和窘迫写在那张脸上最后汇成满眼的落败。

沈鹤书与陆忱的“初次交锋”惨败。

在陆忱的目光下,他又一次无处遁形。

就像很久很久以前,陆忱永远是那个不可高攀的神话,他永远还是那个不起眼的沈鹤书。

不管时间过了多久,久的让他觉得他足够努力足够强大,足够忘记曾经的痛楚,一切就像莫比乌斯环,翻来覆去该在的东西还是一步未动。

你那么努力的追逐,到底是为了什么?

沈鹤书?